首页  >  人物风采

万里援藏路——江苏引航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名海

发布时间:2018-07-13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在西藏东南部,有一个叫做察隅的县城,那里距离拉萨1000多公里,地方偏僻,人烟稀少。  

  201312月,司法部向江苏省等7个省市发出招募令,招募35名律师到西藏开展法律援藏服务。引航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名海立即向市律协报了名,被入选派遣至察隅县提供法律援藏服务。  

  从拉萨到察隅县,乘车要走3天,要经过被当地人称为“死亡之路”的排龙天险和通麦天险,一边是崇山峻岭,一边是万丈悬崖,两车交汇的时候,王名海清晰地看到,外面那车辆的车轱辘就压在悬崖边上,沿途还多次出现飞石、泥石流和塌方,14公里的一段路,汽车行驶了3个多小时。当时他心里暗暗发狠:这一年之内,绝不出来,多走一趟就多一次风险。没想到不到一个月,为了办理一个房屋纠纷,他又经过了这段道路,当时,车辆正在爬行,突然一阵巨响,山上的大石块接二连三地砸下来,最近的离他们的车不到3米,幸亏司机经验丰富,躲过一劫。一年中,为了办案,他5次经过这段天险,一来一去他在这段路上共计走了10趟,每一趟都是惊险不断,又化险为夷。 

  在察隅县,老百姓打官司是稀罕事。察隅县法院的一组数据显示,自1976年建院以来,该院年庭审案件不到50件,而王名海去了之后,当年度猛增到110件,其中半数以上的案子都是由他代理的。 

  首次出庭是帮当地的18位农民工讨薪,他们没签用工合同,拿钱的时候被包工头克扣,一气之下到县政府上访。在数次调解都不成的情况下,王名海主动请缨,免费为18位农民工做代理律师,打官司讨薪。 

  就在这期间,王名海的母亲在独自去医院化疗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尾骨骨折,瘫痪在床。父亲、弟弟、妻子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让王名海陷入两难境地。回淮安吧,来回需要二十几天时间,而此时住在小旅社的18个农民工兄弟怎么办?不回去吧,王名海寝食难安,备受煎熬。那一刻,他终于体会到“自古忠孝难以双全”这句话的真正内涵。 

  最终,在忠孝之间,他选择了坚守,对于母亲,他所能做的,就是从网上为她买了一张多功能护理床,和每天的电话联系,鼓励母亲与病魔作斗争。 

  20147月,在他的奔波努力下,18位农民工拿到了自己应得的23.5万元血汗钱,当他们向他赠送锦旗的时候,王名海忍不住流下眼泪。这个案子是王名海援藏第一案,令他毕生难忘。 

  为了提高当地群众的法律意识,王名海将另一个工作重心放在法制宣传上,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援藏律师送法进乡村巡回讲座”活动。有的乡村汽车根本进不去,靠腿跑又不现实,他买了一辆摩托车,马不停蹄地开展送法进乡村活动。 

  察隅县最偏远的察瓦龙乡,一年中有将近四个月大雪封山。当有人听说他要在大雪封山时进入察瓦龙乡时,纷纷劝阻他:“你不知道吗,去一次察瓦龙乡,都得先把后事交待好,你这是何苦呢?” 

  王名海对他们说:“我来到西藏就是想做点事,察隅县只有6个乡镇,我在这里就一年时间,如果有一个乡镇我没去过,那我就是不称职的,会留有遗憾。”因为大雪封山,王名海绕行了700多公里的山路,翻越3座高山,用两天时间,从云南境内绕进了人迹罕至的察瓦龙乡,向当地村民宣传法制。 

  一个人下乡普法,不仅要防止随时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还要承受着沿途独自骑行的孤独。有时,一路连着好几个小时不见人烟,只见野兽在山上出没。此时王名海也不免自问:来吃这份苦,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每次看到藏民们手捧洁白的哈达热情地迎候在村口,看到小学生上法制课时,那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神,王名海觉得所有的苦和累都烟消云散。 

  援藏一年,王名海一共举办各类法制宣传活动64场次,普法足迹遍布察隅县的全部乡镇,60个村,行程近万里。20153月,察隅县委县政府授予王名海“平安察隅‘杰出贡献者’”荣誉称号。 

  这一年,王名海一直忙到腊月二十六才离开藏区回到淮安。他回家后不到两个月,他的母亲就离世了。王名海明白,母亲是在用坚强的毅力,一次次将生命延长,只为了在她生命倒数的日子里,让他能够安心在西藏工作。 

  20157月,司法部在北京召开第二批援藏律师派遣会,王名海作为首批援藏律师的先进典型在大会上介绍援藏经验,并获全国律协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