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法队伍

与死神共舞——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特警邓欢

发布时间:2018-07-13         文章来源:江苏长安网        

  12年前,邓欢从江苏公安反恐突击队退役,成为淮安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的一员。作为一名专业排爆人员,他参与处置了涉爆警情60余起,妥善处置疑似爆炸物、废旧炮弹300多枚。因为这份特殊的职业,他记不清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很多人一辈子也遇不到的危险,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最危险的一次,应该是处置那枚航空炮弹。那天,邓欢和战友们正准备吃饭,对讲机突然传来指令,他们扔下饭盒,驱车直奔现场。 

  炸弹离岸边较远,邓欢穿着重达40公斤的排爆服,一步一步蹚过厚厚的淤泥,当时正下着大雨,这枚航弹一大半深插在淤泥里,只露出个尾巴。由于长期浸泡在河水淤泥里,弹体表面布满锈迹,腐蚀严重,已经无法对其进行辨别。航弹杀伤力巨大,一个不当措施,一个轻微的震动,都极可能引起爆炸。正当邓欢带领同事们徒手挖掘的时候,航弹引信部位开始冒气泡。     

  那一瞬间,大家面面相觑,都感到无比恐惧。   

  这时候,领导和同事们都劝邓欢:别冒这个险,先撤了吧,观察观察再采取行动…… 

  而邓欢注意到,这枚炮弹已多处腐朽,弹内的物质已经有外露的迹象,如遇空气就会燃烧引发爆炸,再拖下去,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施工现场那么多的工人,他们的安全怎么办? 

  时间紧迫,不允许邓欢再犹豫,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处置。邓欢心里清楚,这个炸弹一旦爆炸,方圆50米内瞬间都将夷为平地。他的两名战友一个25岁、一个28岁,坚决不能让他们和他一起冒这个险。他当即下令,大家全部撤退到安全区域,他一个人上!  

  邓欢索性脱掉了笨重的排爆服,迅速投入紧张的排爆工作。 

  他一只手用力地将炸弹固定住,另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挖去炸弹周边的土,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气氛异常紧张,空气像是凝滞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邓欢的身体完全僵硬了,额头上的汗水夹着雨水簌簌地滚落,而他不能擦汗,不能有一丝晃动,必须保证双手稳如磐石。四个多小时后,一枚长80公分,直径25公分,重达100斤的航弹终于全部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一刻,邓欢的双手和双腿忍不住颤抖,他不得不深呼吸几次,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迅速开始捆扎、起吊、装箱,直到成功将炸弹转移,他才一头瘫倒在泥泞中,邓欢又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每次排爆前,邓欢都会习惯性地用手机和他的排爆小组拍一张“全家福”。因为万一遭遇不幸…… 

  邓欢当特警的12年里,险情不断。  

  201496日,淮安市第四人民医院发生一起持刀行凶案件。邓欢到达现场后发现3名医护人员被一名手持两把镰刀的狂犬病患者堵在了一间药品储藏室,情况十分危急。邓欢一边通过大声呼喊来吸引持刀男的注意力,一边用手势指挥3名巡特警队员绕到该男子侧面,趁其不备,一名队员先是持防爆叉抵住该男子腰部,随后另外两名队员手持防爆盾牌分别从左右出击将该男子夹住。就在这时,该男子挥起手中的镰刀,对着两个盾牌一通乱砍。邓欢瞅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抢夺他手中的镰刀。 

  处于狂犬病发病期的人,力量特别大,面目狰狞,口里还不停地吐着白沫,几次试图咬邓欢。一旦被他咬到,后果不堪设想。邓欢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两把镰刀夺了下来。 

  工作在危险的第一线,其实最觉得对不起的是家人,有一次,邓欢突然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他们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一直干着那么危险的工作?” 

  听着电话那头父亲的焦虑、母亲的哽咽,邓欢的心里五味杂陈。 

  一直以来,由于怕父母担心,邓欢对他们整整隐瞒了7年。 

  邓欢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但他陪家人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对他们的亏欠也实在太多太多。

  父亲常常劝他:“你已经干了那么多年了,也该换一个轻松的岗位了。” 

  母亲也总是说,一想到邓欢在干那么危险的工作,她就担心得吃不下,睡不好。 

  妻子说,对邓欢没有任何要求,只求能平平安安活到退休,给她和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儿子在他的生日贺卡上留言:“爸爸,我真的不希望您成为大英雄,我和弟弟只想要一个平安健康的爸爸……” 

  如果说公安是“尖刀”,那么特警就是那尖刀上的“刀刃”。这份特警事业需要他,他只能把自己打造成一把“钢刀利刃”,一次次排除威胁人民安全的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