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天地  >  以案说法

本案鱼塘承包经营权转让是否有效

发布时间:2019-05-06         文章来源:江苏法制报        

  【案情】

  2013年,某村委发布一则鱼塘招标公告,招标对象限于该村村民。招标开始前,当事人张某与其他四位投标人进行商议,达成一致意见:由当事人拿出25万元对其他四位投标人进行补偿,其他投标人在招标时放弃竞标,最后由当事人中标。最终张某中标,当场跟村委签订了承包合同。招标结束后,当事人拿出25万元现金分给其他投标人。

  【评析】

  本案鱼塘承包经营权转让采取的方式实质上是招标行为还是拍卖行为?参考本案招标现场投标人的竞价方式,的确是一种逐轮提价,最后由出价最高者得的拍卖形式。从这一角度看,本案鱼塘承包权的转让在形式上属于拍卖行为。但是,深入研究《拍卖法》及其相关配套法律法规以及我国对土地所有权转让的相关规定,就可以发现以拍卖来界定本案鱼塘承包权的转让,还是欠妥的。商务部《拍卖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各种经营性拍卖活动,应当由依法设立的拍卖企业进行”。本案中,村委受村民集体的委托,对集体土地的使用权进行转让,其目的在于为村民谋取经济利益,其本质是一种经营性而非公益性的行为。而本案中,对该权益的转让并没有通过有资质的拍卖公司进行,这是无法认定为拍卖行为的程序不合法理由。

  无论是《招投标法》还是《反不正当竞争法》,都对认定串通招投标的行为作了如下的认定,即“投标者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或者压低投标报价”,可见,投标中也会发生竞价者逐轮叫高的情况。因此,不能仅仅从价高者得还是价低者得的结果上,来简单区分招投标和拍卖行为。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鱼塘承包权的转让形式,在实质上是招投标行为,而非拍卖行为。 当事人的行为构成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五条“投标者不得串通投标,抬高或者压低标价。投标者和招标者不得相互勾结,以排挤竞争对手的公平竞争”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关于禁止串通招标投标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五条“违反本规定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进行串通招标投标的,其中标无效。市场监督管理机关可以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据此我局,对本案五位当事人分别根据情节轻重,处以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