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天地  >  以案说法

“偷租”行为应认定为诈骗

发布时间:2019-05-06         文章来源:江苏法制报        

  [案情]李某先行窃得某小区房屋钥匙,并伪造该房屋户主的身份证及房屋所有权证,让徐某误以为李某已取得该房屋的使用权并有权出租,后李某与徐某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将房屋交付给徐某使用并收取租金人民币24000元。

  【评析】本案对于李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较大分歧,主要有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系民法上的不当得利,是民事欺诈行为;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李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本案中,李某与徐某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没有户主的真实信息,缺乏真实、有效的意思表示,属于无效合同,嫌疑人附有返还租金给户主的法律义务。但李某有三个行为:一是获取户主的房门钥匙,取得对房屋暂时的控制,为出租房屋做第一手准备;二是虚造虚假的房屋所有权证和户主的身份证复印件让被害人误以为其有权租赁房屋,并与被害人签订租赁合同;三是将房屋交付给租客使用并收取租金,上述行为均符合诈骗罪中的虚构事实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进而交付财产的犯罪构成要件,故应该评价为刑事犯罪行为。

  本案中,李某非专业的房屋租赁公司员工,只是临时见财起意,李某的偷租行为与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联系不大,且偷租行为的诈骗对象也仅针对单独的个人,诈骗的财产也仅限于单独个人的租金。其次,李某没有从事与合同有关的经济活动。要认定合同诈骗罪,行为人必须具有与合同协议内容相关的经济活动,即具有与签订、履行合同相关的筹备、管理以及经营活动。李某谎称自己获得房屋的使用权并有权出租,但实际上其无权占有、处分房屋,根本不存在任何筹备、管理和经营活动,不应认定合同诈骗罪。最后,被害人陷入意思错误而作出财产处理并非因为房屋租赁合同。合同诈骗必须发生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是因为合同导致被害人陷入意思错误而作出财产处理。如果被害人作出财产处理与合同无关,则不应认定合同诈骗罪。如本案,李某在与被害人商谈房屋租赁过程中,事先提供虚假的身份信息和房产信息、虚构其有权转租房屋的事实,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产,李某的诈骗行为发生在租赁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之前,房屋租赁合同仅为一个“幌子”,并非因为合同导致被害人陷入意思错误而作出财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