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天地  >  法学研究

本案主债务诉讼时效是否中断

发布时间:2019-05-06         文章来源:江苏法制报        

  【案情】2012年9月6日,原告某银行与被告朱某签订担保借款合同,被告朱某向原告借款19万元,到期日期2013年9月5日;被告施某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借款期满后,原告两次向连带责任保证人被告施某发出了贷款催收通知书(均在保证期间、诉讼时效期间内),但并未向主债务人被告朱某进行催收借款。后被告朱某未能还款付息,被告施某亦未能尽担保义务。审理中,被告朱某抗辩称借款期满后原告在诉讼时效期间内并未向其主张债权,原告对其的诉请已过诉讼时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要求其承担还款责任的诉讼请求。

  【评析】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形成了三种观点:1、主债务诉讼时效已过,应由保证人被告施某承担还款责任;2、担保之债系从债务,因主债务诉讼时效已过,不能单独判决从债务人还款,应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3、原告向保证人主张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及于主债务人朱某,主债务诉讼时效未超过,应判决两被告还款。

  本案判决最终采纳了第三种观点,具体理由阐述如下:

  我国担保法律规定连带保证责任的目的在于保护债权人的债权能有效得以实现,规定债权人既可以向主债务人请求履行债务也可请求连带保证人履行还款责任,同时规定保证人履行债务后对主债务人享有追偿权,该制度在一定程度有效的平衡了债权人、主债务人、保证人之间的利益关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二款规定“权利人向债务保证人、债务人的代理人或者财产代管人主张权利的,可以认定诉讼时效中断。”本案中原告已在保证期限内向保证人施某主张了保证债权,第一次主张保证债权时,便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第二次主张保证债权时,保证合同诉讼时效中断,连带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中断,该时效中断的效力具有涉他性,效力应及于主债务,主债务诉讼时效亦应相应一并中断。被告朱某的辩称应不予采信,应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否则,将存在保证人承担还款责任后无法向主债务人追偿,在一定程度上有违我国法律制度中关于保证制度设立的立法目的。

  本案原告银行与被告施某系保证合同关系,保证合同系从合同,连带保证债务人施某系从债务人,根据法律规定,其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对主债务人朱某追偿,为保障保证人的追偿权,保证时效中断,主债务诉讼时效亦相应一并中断,否则,便会存在保证人施某追偿权和朱某主债务诉讼时效抗辩免责权的冲突。从我国连带保证制度的立法目的和制度原理而言,从债权与主债权具有不可分性,无主债权的存在便无从债权的存在,权利人向从债务人主张权利,应可以推出其主张主债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所谓连带之债,是指数人负同一债务,每一债务人对该债务均负全部给付责任的债务。本案中保证债务与主债务性质上也属不可分之债,与上述司法解释中的连带债务性质虽存在一定差异,但就其对外责任的连带性以及内部的追偿性而言,双方并无本质性差别,基于该债务中各债务人之间的连带性和不可分性,应将保证之债与主债务纳入连带债务范畴,向一人主张债权所产生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及于其他连带债务人。